主页 > 企业文化 > 正文

                     天下黄河第二碛

更新时间:2021-09-04

  一

  秦晋大峡谷黄河西岸,有一条沿黄观光路,北起陕西榆林市府谷县墙头乡黄河入陕第一湾,南至渭南市华山西岳脚根下,被誉为“陕西一号公路”。这条公路如同一条连绵千里的藤,把沿途十多个县市串连在一起,就像一根藤上结了一群瓜,吴堡便是其中不大的一个。

  从吴堡县城动身,顺着沿黄公路北行大概十五公里,路边可见一块巨石,巨石上刻四个朱红大字“黄河二碛”。“碛”读“qì”,意思是由沙石沉积而成的浅滩。黄河二碛,简略说,是指黄河的一段河道。但这段河道非同寻常,是黄河上一处绝无仅有的做作景观。二碛的形成,有三个要害因素:山西省临县的湫水河汇入黄河,带入大批沙石,河床逐步抬高,这是其一;黄河流经此地,河道变窄,原来宽阔的水面骤然压缩,这是其二;河床上暗礁密布,河岸上石壁林破,这是其三。这三个因素叠加在一起独特作用,使黄河形成伟大落差,洪流狂泻于暗礁石壁之上,卷起波涛汹涌,击腾飞溅的浪花,声似虎啸,势如龙腾,且隐藏着宏大的漩涡,让人看得惊心动魄,热血沸腾。这段河道壮观水平仅次于壸口瀑布,故称黄河二碛。吴堡人说二碛,爱好说天下黄河第二碛,那二碛是天下人的二碛。

  二碛岸边有一块巨石,从沿黄公路外畔的石崖上始终延长到河里,看起来就像从河里长出来的一样。巨石大略有二三百平米的样子,平展展的,像切割机切出来的,构成一个自然的观景平台,令人不禁得赞叹,大天然几乎就是一个身怀特技的超级大石匠。站在这个平台上,向黄河上游望去,只见滔天浊浪以翻江倒海之势俯冲下来,活泼地诠释了什么叫一落千丈,什么叫势不可挡!

  二

  有人说,秦晋大峡谷段的黄河是最能体现其性情特点的。黄河是宽容的,哑忍的,也是血气方刚的,不堪一击的。上一刻,她还不留余地,拐了一个弯,就发出令人胆战心惊的咆哮,让人联想到一头刚睡醒的雄狮,联想到从苦难中一路涉水而来的中华民族。据吴堡县的一位白叟讲,抗日战斗时代,占据了山西的日军集结了一支数千人的步队,筹备应用二碛上游的一个渡口强渡黄河,攻打陕北。八路军破译了日军的电文,毛泽东作出唆使:毫不让日寇超出黄河一步!当地的一位老船工给八路军倡议,不能跟日军硬拼,要用巧劲,千方百计把日军引向二碛方向,只有日军的船只进入二碛上游200米以内的水域,船只就会失控。那一天,黄河东岸的河滩上凑集了黑压压的一群日军,大木船、小木船跟汽船在河边一字排开,造成很大的阵势。日军指挥官雄心勃勃地跳上大木船,先遣队紧随着上了汽船,他们在飞机大炮的保护下兴冲冲地下了水。装满日本军人的小木船则停靠在岸边期待渡河机会。等日军的舟船达到河心当前,黄河西岸的河滩上,一群由八路军假扮的民兵,一边放冷枪,一边飞快地往下游跑,日军不知内情,拼命追打,果然落入陷阱,二碛像张开的虎口,一霎时就吞噬了日军指挥官和先遣队乘坐的舟船。小木船上等候渡河的日军见此情况,早已吓得魂飞魄散,哪里还敢四平八稳。由此可见,黄河是一条充斥灵性的河流,黄河二碛堪称一位抗日好汉。

  那年秋天,中心民族乐团专门来到黄河二碛的观景平台上,上演了一曲触目惊心的交响乐《黄河大合唱》。当“风在吼,马在叫,黄河在呼啸”的音乐响起,我突然有点想流泪的感到,一激动,竟然把耳朵牢牢地贴在那块巨石上,盼望能听到一种不一样的声音。那一刻,我仿佛真的听到了风的吼声,马的啼声,还有黄河的怒吼声,但我分不清那是实在的声音,还是一种幻觉,那是黄河的涛声,仍是历史的回声,兴许那是事实与幻觉互相融合的声音,是当下与历史彼此碰撞的声音。

  黄河二碛素有“黄河虎口”之称。从宁夏、内蒙古等地下来的货船个别要提前在临县的碛口古渡泊岸,把货物卸下,改由驼队转运出去。长此以往,碛口就成了一个商贸码头,成了一个历史古镇。能够说,是二碛成绩了碛口,没有二碛,就不碛口。

  有道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又道是,明知山有虎,倾向虎山行。为了养家糊口,黄河岸边的一些汉子专门在二碛扳船营生,当地人把这种谋生叫做闯碛。

  闯碛堪称虎口夺食,是一个极其危险的职业。以前的渡船都是木质的,既没有发念头,也没有方向盘,扳船全靠多少根棹杆,船往哪里走,全靠艄公掌舵。扳船的汉子既要各司其职,又要和谐配合,既要有勇,又要有谋。什么时候放船,也大有讲求。河水太大,木船有可能被巨浪掀翻,河水太小,木船又轻易被暗礁撞开窟窿,稍有不慎,就会演出船毁人亡的悲剧。艄公们说,“嚎嗨嚎嗨”地喊着号子闯一回碛,就像提着脑袋在鬼门关上走一遭,要是闯不外去,这辈子就完了。

  闯碛胜利以后,渡船要逆流而上,回到上游的渡口,这就不得不提到另外一个神秘的人群,那就是靠卖苦力为生的纤夫。他们在曲折庞杂的纤道上,前后排成一溜儿,把腰弯成一张弓,把头深深地埋下来,埋在两腿之间,再把纤绳紧紧地嵌在肩上,一小步一小步艰巨地前行。他们遇山爬山,遇河涉水,遇崖攀崖,遇滩踩石,碰到更为复杂的纤道,只能趴着前行,甚至跪着前行,经常累得上气不接下气,真是一颗汗珠子滴到地上摔八瓣儿。纤夫的身材常常裸露在阳光之下,用不了多久,他们的肌肤就会被晒成朱砂色,缓缓就会黑里透红,再往后就成了古铜色。事实上,裸身的纤夫并不是蛮横人,他们不穿衣服,是为拉纤利索,穿上衣服,容易被纤道上的乱石、树枝和野草挂住。另外,衣服一旦被河水打湿,或者被汗水渍湿,就会紧紧地贴在身上摩擦皮肉,带来不用要的麻烦。与其这样,还不如赤条条来,赤条条去,大家都为了生涯,谁也不怕谁笑话,谁也不会笑话谁。

  三

  跟着时代的发展,闯碛早已成为历史。然而,二碛并没有淡出人们的视线,反而在新的时代背景下焕发了新的活力。上世纪八十年代,来自全国各地的数十名热血青年,自发组成三支黄河探险漂流队,从黄河源头出发,历时半年,漂至黄河入海口,实现了黄河全程无能源漂流的豪举,在母亲河上奏响了振兴中华的时代强音。吴堡人头脑里灵光一闪,由此得到启示,萌发了“二碛漂流”的绝妙主意。于是,二碛广场上就有了一组名为《黄河之子》的雕像,雕的是30多年前在黄河无动力漂流中壮烈就义的七位壮士,这既是一种悼念,也是一种鼓励。之后,吴堡接连举行了两届黄河国际漂流赛,一群来自世界各地的时期弄潮儿在黄河二碛波澜壮阔的激流中劈波斩浪,奋力前行,他们精美而有力的姿态惊艳了吴堡,也轰动了世界。

  现在,二碛已成为黄河漂流的最佳河道。在二碛,漂流者既能玩得惊险刺激,又能玩得有惊无险。前些天,我跟友人们一道赶了一回时兴。在大峡谷里,在母亲河中,在橡皮船上,在河风的吹拂下,一边划船,一边胡作非为地打一场水仗,真是一种巧妙无比的休会。那漂流船就像一只神奇的魔盒,一上船,咱们就找到了丧失已久的童年。由于漂流,二碛就像八月里的枣子,匆匆红了起来……

  作者: 李光泽

  (作者单位:陕西省榆林市清涧县纪委监委) 【编纂:田博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