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地方资讯 > 正文

                     九旬抗美援朝老兵追思:执意重返战场 “战友还

更新时间:2021-09-10

  中新网宁夏中宁9月9日电 题:九旬抗美援朝老兵追思:执意重返战场“战友还在等着我”

  中新网记者杨迪

  “在电视上看到那些同志的棺木,我流泪了。”近日,第八批在韩中国国民意愿军义士遗骸回国,谈及此事,91岁的抗美援朝老兵魏天录难掩冲动的心境。

九旬抗美援朝老兵魏天录。 杨迪 摄

  魏天录现居宁夏中卫市中宁县,日前,中新网记者来到魏天录家中,听其诉说70余年前的尘封旧事。

  1950年6月,朝鲜战役暴发。当年10月,中国人民志愿军陆续入朝参战,魏天录成为其中一员,在65军193师579团担任卫生员。

魏天录家中保存着的老照片。 杨迪 摄

  1951年2月初,魏天录跟随部队急行跨过鸭绿江,达到朝鲜战场。

  初到朝鲜战场,部队白天隐藏在森林中休息,晚上每人负重六七十斤急行军,沿途又有敌机的轰炸袭扰,局部战士因水土不服、身材衰弱而落伍。

  “最后领导员、连长决议:抽你(魏天录)出来收(容)掉队的人,一个人都不能丢。”魏天录说,大部队分开前,给了他一个手电筒、一张画有目标地的小地图,“我之前还买了指南针,这些货色都用上了。”

  于是,魏天录便率领掉队的战士,开端跟随前方的大部队。“掉队的战士有的生病了,须要喝水服药,我和随队的翻译学了多少句朝鲜语,就去当地的村庄里找水。”魏天录回忆到,“朝鲜老乡很热忱,他们给我端来了水,还问咱们‘吃饭了吗?’,我就答复‘吃过了。’”

  面对朝鲜生疏的地貌环境,单凭指南针跟小舆图并不好使,魏天录就通过树木、星星辨识方向。“后来听到飞机声、炮声,我就晓得,快到了。”魏天录说,“最后花了20多天的时光,我不丢掉一个兵士,全体带到(大)军队了。”

  当年4月,魏天录追随大部队,参加了令他长生难忘的冲破临津江战斗。

  “临津江的对面是英国第29旅,岸上埋的地雷、拉的电丝网,水里头拉的电网,天空上飞机连扫射带轰炸。”战役异样惨烈。“临津江的水是清的,有的同道就义了当前,一道红色的血洒在水里头,太可怜了!”谈及此,魏天录一度哽咽,“那个电视剧《跨过鸭绿江》,看着看着我就不敢看了。”

  度过临津江后,魏天录等人在一个山头受到了敌军空袭。“敌人来了八架飞机,向下扔凝固汽油弹。”魏天录遭敌机轰炸负伤,被迫回国养伤。

  1951年9月,伤愈后的魏天录执意重返朝鲜战场。“病院说能够给我开个三级伤残证实,让我回家。我说我不回去,我是个卫生员,我这个(挂花的)胳膊不疼,我能抬担架、背伤员。我要去朝鲜,我的战友还在等我。”

  重回朝鲜战场后,魏天录再次在579团担负卫生员。因表示优良,他屡次荣破三等功,并被当时的朝鲜政府授予战功章。1953年9月朝鲜战斗停止,魏天录跟随部队回国。

  在魏天录白叟的家中,一枚枚奖章连同中国人民自愿军军服被他用包裹胆大妄为地珍藏着。“我的声誉、我的勋章,不是我的,是牺牲的同志用鲜血换来的。”在和平年代,魏天录会经常想起从前的战友,“我曾经在报纸上登了寻人启事,八个同志,都没有接洽上,然而相片都还在。”

  回想起在朝鲜战场的阅历,魏天录无怨无悔:“一过鸭绿江,(大家)都杀身成仁,没有惧怕的,畏惧就不到朝鲜了。”而退休后,魏天录也不断为青少年讲述本人抗美援朝的经历,教导孩子们铭刻历史,“只有有一口吻在,我还要持续工作。”魏天录说。(完)

【编纂:王祎】